人生當中會遇見一些人,有些人認識不久卻一見如故、有些人認識很久卻永遠聊不下去;於是自己的朋友名單從幫我記得小學記憶的朋友(是的!我小學根本失憶)、青春時代的共同回憶咖和出了社會的革命情感同袍逐漸累積。然後我常常會回頭看看這些人,檢視一下我自己的成長和轉變。

交的朋友、做的事、說的話,是反覆的跟人接觸下去創造回憶,回憶變成我的智慧,也扭曲我的性格和人生方向,或多或少自己回想都覺得自己幼稚可笑,又或者如何偉大。我的人生,雖然目前才短短一嘎嘎低,但在我的任性之下,好像還算精彩。最近和以前的同事見面,勾起了我很多曾經是女強人的回憶,那個記憶鮮明卻已經遙不可及的另一個人生。

決定嫁到韓國其實無非是親自扼殺了我自己一條生路,因為我本來在台灣的角色是就是那種精明幹練、態度機歪的公關企劃,吃飯的傢伙莫過於和媒體打交道,寫活動企畫案;學習那些東西在當時對我來說一點難度都沒有,彷彿我媽已經幫我灌了軟體在DNA裡,所以我也毫不懷疑的覺得我大概就這樣過一生了吧。但嫁到韓國這個決定,其實就是把我曾經累積下來的能力都斷送了,我在韓國連話都講不好,電視都看不懂,還搞公關勒!!別鬧了。

最近和曾經一起熬夜加班、出生入死的朋友們見面聊天,我其實好懷念那個強悍有能力的我,但同時捨不得放開現在擁有的,門裡人看著門外人說羨慕,門外人也看著門裡人說幸福,今天晚上的失眠,大概是在哀悼那個追不回來的我;雖然我不後悔嫁到韓國,因為說真的我目前擁有的是幸福的,但那些曾經輝煌的一些戰績今天閃耀的我隱隱作痛。


台灣妞韓國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